當我醒來時,車子已經在減速,就要停下來,我偷瞄了一眼車上的時間,發現我不小心睡著就算了,居然還一睡就睡了快一個小時。

  車子緩緩停了下來,我本以為荻黎曉會將我叫起來,此時他突然解開安全帶,我也趕緊將半睜開的眼睛再次閉起來。

  我聽著他窸窸窣窣的聲音,接著我感覺到一隻手輕輕的撫上了我的臉,那隻手有些冰涼且細緻,他順著我的眉心、雙眼、鼻尖,一路往下,最後停在我的雙頰上。

  在我以為他已經打算將手移開我的雙頰時,一個吻就這麼無預警的落在了我的額心。

  我強忍著因為震驚而想要跳起來的舉動,繼續裝睡。

  他就這麼吻了我將近一分鐘,才緩緩將他的雙唇移開我的額心,並用他的額頭靠在我的額頭上,用著彷彿自言自語的語氣說:「如果我能早妳十年出生,我一定會幫妳創造一個不讓妳流淚的世界。」

  我的手機在此時突然劇烈震動了起來,荻黎曉也趕緊將手從我臉頰上移開,坐回自己的位子上,我這才裝出是被手機吵醒的樣子,睡眼惺忪的將手機從口袋裡掏出來,發現打來的是我的保鑣。

  「我的保鑣在找我了。」我並沒有將手機接起來,而是先四處張望了一下,發現他已經將我載回瑛傑家外,「那我先下車了。」

  他靠在方向盤上看著我關上車門,「這陣子密切注意一下荻家吧。」

  「啊?」我不懂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他露出活像是小孩子惡作劇達成的滿意笑容,「妳很快就會知道了。」

  此時我的保鑣匆匆的跑了過來,我也不再回頭,和保鑣們一起進屋去。

  「我就說了,我們只是去兜風而已。」

  我一邊嘆著氣安撫緊跟在我身後那兩名保鑣們,一邊將我的鞋子脫下來,放進鞋櫃裡,「唉,你們真的是太愛擔心了,我這不是沒事的回來——」剩下的話因為眼前的人而說不出口,「呃……」

  剛洗好澡的瑛傑赤裸著上身站在客廳口,雙手環抱著胸,冷冷地盯著我,「需要特地十二點多出門兜風嗎?」

  我趕緊陪笑道,「哈哈,怎麼可能?啊好累啊,我先去洗澡了。」

  「等一下。」

  我都還沒從他面前經過,雙腳就不爭氣的自己停了下來,我只好又露出討好的笑容,「嗯?瑛傑你今天這麼晚回來,想必肯定很累了吧?我看你還是先——」

  「我還沒十一點就到家了。」

  他毫不留情的打斷我的話,「妳和誰出去?」

  我這才想到我還沒告訴他,荻黎曉知道我身分的事情。「……荻黎曉。」

  「有什麼事情需要這麼晚來找妳出去?」他揚起眉毛質問我:「而且我記得他現在正和一個女模打得很火熱。」

  看來他雖然這陣子時常不在義大利,對於這裡的消息還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啊。

  「你也知道啊,哈哈他這次約我出去,只是想和我討論怎麼追那個女模啦!」

  情急之下我只編得出這種爛謊言,接觸到對方那質疑的眼神,我趕緊補充:「因為他們剛剛吵架了,所以他很煩惱要怎麼跟對方和好,才會這麼晚來找我。」

  「我很好奇,妳和他之間有什麼是需要妳特地向我說謊的?」

  我頓時寒毛直豎,奇怪,明明我們已經半個多月都不曾面對面說話了,他為什麼還能一眼就看穿我的謊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