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蓮吼完就察覺到自己失態,很快又轉換回那張帶著意味不明笑容的溫柔表情,與他認識也算一段時間的戀慕知道,這表情是他最愛使用的客套表情,總是會在他想要保護自己某些秘密時出現。

  「我想是你誤會什麼了,不過如果你願意看好我們贏得這場遊戲,還真是讓人受寵若驚啊。」

  少年知道在沁蓮笑容底下,是懷著另外一種心思,尤其他那雙金色雙眼開始略趨深邃,少年也識相的轉移目標,『喂喂我看好的是你,不是你們。這女孩從我第一次看到就知道妳的身分啦!』

  這回輪戀慕開始緊張了,「你知道什麼?」

  『全部,還有妳和萬義修的事情。』

  戀慕緊緊抓著自己的衣角以遮掩自己的不安,「那麼那枚戒指……」

  『那枚戒指我還真不知道,被萬義修擺了一道的感覺真的滿不好的,他想利用我來讓你們成功,哼,他這種為了自己喜歡的女生自我犧牲的情懷還真是讓人覺得噁心。』

  戀慕的臉色隨著對方的話越趨慘白,如果少年說的話是真的,萬義修早就明白一切,卻還是甘心被她欺騙,那麼她究竟是做了多麼過分的事情!

  為了聖物,達尼爾成為一個殘酷的人。

  而她又何曾不是如此,為了自己的願望,使達尼爾改變,又利用了萬義修,傷害了無數的族長們,全都只是為了她的願望。

  原來她才是那個最可恨的人。

  「戀慕。」察覺到她心思的沁蓮大力握住她冰冷的手掌,「我不知道妳的願望是什麼,可是妳不需要為了這件事這麼自責,萬義修在明知道真相的情況下還願意相信妳,那是他的選擇,不是妳應該承擔的!」

  『說得好啊。』少年臉上掛著讓人感到害怕的詭異笑容,『我那蠢弟弟萬義修確實是個可憐蟲,包括他身體被我塞進另一個膽小鬼的人格,他都不敢對我說聲不,因為他就是這種能為他人犧牲的白痴性格。只要我可憐兮兮的求一下,他就讓他做我的實驗品了,太好笑了。那個什麼好戰啊、狂戰之類的英雄名聲,根本也只是他為了族長這個位子才刻意演出來的,真是噁心死了!真是難為聖物選擇他了。』

  「不要再說了!」戀慕終於受不了,對少年怒吼,「你居然對萬義修做這麼殘忍的事情,你根本不知道一個人的身體裡面有兩個人格是多麼痛苦的事情,卻還這麼做!」

  『為什麼不能?』少年酷似無賴般的反問:『只要我開心,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萬義修比我弱,我想幹嘛就幹嘛,想讓他痛苦就痛苦,本來呢!這個戒指我送給他,是為了讓他失去三樣重要的東西以後,再招換我來嘲笑他,結果他轉送給妳,真是讓人失望,不過結果也是很有趣的就是了。』

  戀慕不甘心的瞪著對方,雙手緊握著,氣到不住顫抖,沒想到這名少年竟是個性如此差勁的傢伙,實在是太惡劣了!

  『還好還有這些有趣的事情可以讓我開心一下,不然這個世界多無聊啊!』少年伸了一個懶腰,『說起來啊,我是這場遊戲的主持人,也是負責將你們找來遊戲的主辦人,所以我對妳們每個人可都是清楚明瞭的喔!包括另外那些死掉的白痴們,我也通通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沒有事情是可以瞞過我的。』

  在少年炫耀自己的事蹟時,沁蓮腦筋一轉,既然他對他們兩人這麼了解,那麼對其他參與者想必也是如此。

  因此他插話道:「你該不會也出現在其他參與者面前說這些話吧?」

  『怎麼可能?』少年咧嘴大笑,『發現我身分的只有你們,而且有我戒指的也只有你們,所以我才會出現在你們面前,給你們一點小幫助。』

  「什麼小幫助?」

  『什麼小幫助嗎?告訴你們吧!我這次來呢,就是要幫你們作弊的哇哈哈哈。』少年大笑起來,『別問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我爽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相思豆的天空*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