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慕將工作證夾到自己的胸口,忍不住開口提醒道:「這個監獄從沒有人成功活著離開過。」

  「只是傳言吧,」沁蓮不引以為意,「每間領域的主監獄都會這樣號稱。」

  戀慕一夾好工作證,衛兵就來將他們帶進去。

  沁蓮的魅惑能力已經精湛到如此地步了啊。她邊走邊想,安靜的監獄內側,只聽得到三人前進的腳步聲。

  監獄內的燈光十分明亮,三人走過三道電子大鎖,才進到有牢房的走道,在走道兩側是一扇扇黑色的牢門,上面完全沒有任何縫隙,使人根本看不到牢房內的囚犯。每扇牢門上方兩側都有兩支監視器和紅外線感應器。

  「真是嚴密的防護啊。」沁蓮莞爾。

  前方的獄卒聽到他的話,得意道:「這裡可是全妖魔領域最堅固的監獄,進得來,絕對出不去。」

  沁蓮笑了笑,「我稍稍調查過,這裡只關男性罪犯?」

  「沒錯,因為女性罪犯根本弱不經風,不可能撐得過這邊的刑責。」獄卒陰冷一笑,「我們這邊有全印格利亞最殘忍的酷刑,包括鞭刑、炮烙之刑,有些領域的罪犯要被送進來,還得經過審核呢。」

  沁蓮繼續有一搭沒一搭的與他聊天,其中包括這個監獄建立在山崖上的原因,以及總共有幾個入口,如果罪犯想要逃跑除了大門總會有其他地方之類的敏感問題,可是這位獄卒就像是沒發現他問題的不尋常及過度敏感般,自然無比的回答著。

  三人就在這期間抵達了位在地下十八樓的一間牢房前,「你們要看的罪犯就在這裡了。」

  「真沒想到地面上的建築只是虛設,真正的罪犯都關在地面下啊。」沁蓮在獄卒輸入密碼,將這扇黑色厚重鐵門打開時,感嘆道。

  戀慕靠在另一邊的牆壁上,在牢門往旁邊滑去時,發出轟隆隆的聲響,裡面是有一根根粗壯的鐵欄杆組成的牢門。

  獄卒一臉抱歉的說:「不好意思,這是最大限度了,只能請你們這樣會客。」

  沁蓮溫柔一笑,「不要緊,很感謝你的幫忙。」

  「那麼,我先去旁邊,請、請不要太久。」

  戀慕看獄卒離去的背影,「你連男人都能魅惑的如此徹底啊。」

  「不這樣做,這監獄是連會客都被禁止的,我們要怎麼光明正大進來?」

  「也不一定非要光明正大進來啊。」戀慕到抵達這座監獄前都沒想過沁蓮打算以會客當作藉口,讓他們進入監獄,她一直以為他會選擇越獄。

  「越獄太危險了,我們只不過要見族長一面,沒必要這麼辛苦吧?」沁蓮帶著笑,「而且,妳剛說的關於我魅惑男人的話,是讚美還是別有深意?」

  戀慕淘氣地眨了眨眼,「唉呀,這時候就別浪費時間來深究這種事情了吧?」

  沁蓮站在一根根堅固無比的鐵欄杆前,從外頭看進去,可以見到一位蓬頭垢面的男人坐在牆壁邊,半張臉都被鬍子給淹沒,低垂著頭喃喃自語。他的雙手雙腳上頭滿是傷痕,手腕腳腕則是被鐵鍊給扣住,鐵鍊一路延伸到房間的四個角落。

  沁蓮環視了狹小的牢房環境,就開始試圖與這位男人交談,但是不管他說什麼,對方就是彷彿完全沒有聽見,持續著外人根本聽不清楚的呢喃。

  戀慕看不下去,總算往前走,站到沁蓮身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