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見我不吭一聲,誤以為我還在生氣,便一邊將我的眼淚抹掉,一邊輕聲說,「這次是我的錯,我不該這樣讓妳冒險。」

  我又忍不住哭了出來,「你早就知道這樣很冒險,還讓我做?」

  「我相信妳會有辦法的,而且現在藍家都知道。」

  看他刻意停住不說,我忍不住好奇的問:「知道什麼?」

  他定定地望著我的雙眼,我能從他的眸子看到我自己的倒影,「知道妳是我最重視的人。」

  他說完後,似乎不覺得這有什麼好不好意思的,仍是用那深情的表情瞅著我,我被他這樣凝望,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趕緊將頭撇開,「你在胡說什麼?」

  「我沒有胡說。」瑛傑繼續說:「全藍家,甚至有關注藍家的都知道,我現在最寵愛的就是妳,除了我的保鑣和手下外,妳是唯一能在我宅邸過夜的人。」

  瑛傑為了安全起見,大部分見外人都是挑隱密且絕對安全的私人餐廳,從不將外人帶進家,而我也從沒見過除了他保鑣外能在他家過夜的人。

  雖然我們不曾在外面有什麼親密舉動,可是他總是讓我住在他家,親自接送我回楊哲叡和婆婆家,都顯現出他對我的重視,恐怕也因此,他對我寵愛有加的傳聞會流傳出去。

  「啊!」再聽他這樣說下去,我都要不好意思到想找個洞鑽進去了!「你不要再說了,明明你之前就不是會說這種話的角色。」

  「我真的很抱歉。」

  「不要再抱歉了!」被他用那種彷彿我是他最深愛的人的表情說那種話,會顯得好像是我在欺負他一樣,「我已經……沒有再生氣了。」

  雖然這件事是瑛傑不對,但是我也答應他釣魚是事實,要我將錯全都怪到他身上,我也辦不到。

  一聽到我已經不生氣了,瑛傑本來深情的表情就消失無蹤,又變回原本那種淡淡的表情,我突然發現好像哪裡不對勁,「喂你剛剛——」

  「若迴是誰?」

  「啥?」他這跳躍式的話題實在是跳得太大了,我還沒有心理準備啊!

  「妳昏倒前喊得那個名字。」瑛傑的表情已經不再是剛剛那深情款款的模樣,而是一片冰冷,「不要跟我說妳忘了。」

  我、我還真的打算說我忘了,結果他竟直接先將我的退路堵死。

  「這、這個……」我小心翼翼地吞了口口水,「我、我的傷口有點痛……瑛傑你別這樣壓在我的上半身上好不好?」

  這時候的他雖然算是趴在我旁邊,但是他上半身仍是算壓在我身上,一隻手撐在我身體的另一邊,讓我想翻身或是逃走都做不到。

  瑛傑不吭聲,只是揚起眉毛,那表情像是在說,『給我乖乖從實招來!』

  明知道他在生氣,也知道這樣做會惹他更生氣,我還是忍不住將視線飄走,「呃……我、我的傷口就真的很痛嘛……嗯?」突然像是發現什麼般,我低下頭,拉開棉被,「啊啊啊啊啊啊,我這衣服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只穿內衣和、和、和內褲?」

  面對我驚滔駭浪的尖叫,瑛傑還是一副不以為然的表情,「是我幫妳換的。」

  「你你你你你再再再說說說一次次次次?」

  看我驚恐成這個模樣,瑛傑啼笑皆非,「怎麼?藍夫人,妳這麼震驚是什麼意思?妳身體有哪裡我沒看過?摸也摸過了,該進的也進去過了——」

  「閉嘴啊啊啊啊!我我我我只只只是是沒沒沒想想想到到到你你——」

  「夠了。」受不了我的結巴,他直接打斷我,「妳難道想穿染血的衣服過三天?」

  「不想。」咦?「三天?」

  瑛傑瞪了我一眼,「妳已經睡三天了。」

  「哦……」我竟然不小心又睡了這麼久了?「瑛傑。」

  他一副我又怎麼了的表情。

  「那你幫我換衣服,為什麼不幫我穿上?」只讓我穿內衣和內褲到底是什麼意思啊?一般來說,幫我將染血的臭衣服脫掉,總要幫我穿上新衣服吧?

  瑛傑用一種,妳真的是笨蛋無藥可救的表情瞪著我,瞪得我好想就這麼縮進棉被裡不要出來。

  然後他深深嘆了一口氣。

  「我知道了你不用——」

  「因為這樣就不用脫了。」

  房間陷入一陣寂靜之中。

  「你再說一次?」

  瑛傑笑了笑,接著將手放到我的脖子上,一路往下滑,「我比較喜歡身體力行。」

  我怒吼,「你這個王八蛋!」

  「差點忘了。」在他壓低身子,親吻我脖子時,他突然開口,「若迴到底是誰?」

  ……我都忘了,瑛傑某方面比我還會記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