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次恢復意識時,發現自己躺在熟悉不已的房間裡。

  本想直接爬起來,卻發現自己全身無力,緊接著右手一施力,肩膀就有種彷彿要撕裂開來的痛,使我無法將手抬起來,「唔……」

  「妳的右手會有一段時間抬不起來。」

  聽到我的呻吟聲,窗戶的另一邊傳來一個冷冷的聲音,我順著聲音望去,發現是正在低頭看書的瑛傑。

  我舔了一下下唇才猶豫的開口,「釣完魚了?」

  瑛傑昨天開的那場總長會議,無非是想將那些不滿他的勢力一次釣出來,而我只是幫他釣一些小魚罷了。

  我在等待室內時,見到這麼多陌生的男子進來,其實就明白瑛傑要我做的事情。

  我會突然發難演的那場戲,無非也是想測試在場有誰想要我的命,想要我的命的人,肯定是瑛泉和藍老爺那邊的人。而這也是瑛傑打的如意算盤,他在會議廳處理那些擁有不滿意見的傢伙,並將我丟在另一個房間進行這危險的測試,本來我還真的是捏了好幾把冷汗,深怕房內都是藍老爺那邊的人,自己就這麼中彈死亡,卻沒想到房內有將近七成的人,都是瑛傑的人。

  連那個一開始看起來最詭異的女子,竟也是瑛傑的人。

  本來我不斷用瑛泉的話題刺激她,就是想知道她到底是不是自己人,而她打斷我時,我也幾乎要相信她就是瑛泉和藍老爺那邊的人,卻沒想到站在門口,始終不發一語的男子,才是藍老爺那邊的人。

  而那位女子其實是怕我激怒過頭,才開口打斷我。

  呵,看來一個人再怎麼老謀深算,終究算計不到所有事情。

  我確實有看到,那名男子耳上有戴著和瑛傑相類似的耳環,卻沒想到他反而才是敵人。相反的,那名女子並沒有戴上耳環,卻反而是自己人。

  瑛傑聽到我的話,僅是淡淡地看了我一眼。

  「你這個大混蛋。」

  哪有一般人會讓自己喜歡的女生這樣身陷險境?

  瑛傑放下手上的書,坐到我床邊,直直盯著我,「生氣了?」

  「當然生氣了!」我故意將頭撇開,「我都中彈要死了!」

  「妳那個死不了的。只是打中肩膀,而且沒有傷到太嚴重的部位,頂多休息幾個月就會康復。」

  聽他用這種冷靜的語氣分析我的傷口,我真的有種怒火中燒的感覺,「你真的是個大混蛋。」

  瑛傑沉默了半晌,才緩緩開口,「這次,為難妳了。」

  我也跟著沉默,卻發現在不知不覺中,我竟哭了出來。

  察覺到我的反應,瑛傑從床的那邊跨越我到另一邊,好看清我此時臉上的表情,感到困窘的我,想翻身卻發現一翻身就會壓到傷口,只好伸手將臉擋住,結果牽扯到傷口,讓我痛得更加厲害。

  無計可施的我乾脆放聲大哭起來,「你這個王八蛋嗚嗚!我最討厭你了啦嗚嗚!真的好痛,我的右手!」

  坐在我身邊的瑛傑嘆了口氣,接著溫柔地將我的頭髮從臉上撥開,看著我那哭到醜得要命的臉,「我知道是我錯了。」

  「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嗎?」我一邊哭一邊責罵他,「在聽到隔壁這麼大聲的爭執聲的時候,我真的好害怕,也不知道該怎麼做,你一開始根本什麼都沒有交代我,只要我在房間裡製造混亂,可是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做!」

  我會用自己中毒這個伎倆,無非也是因為,瑛傑派的那方人馬一聽到我中毒,一定會有所警覺,而藍老爺那派的人,肯定會相信是自己這派做的,放鬆警戒外,還會露出馬腳。

  雖然位在檯面上的瑛傑,不會清楚部分小人物心中在想什麼,可是在場的眾人到底效忠誰,他們彼此恐怕都很清楚,也因此在我中毒時,能快速反應。

  「我真的好害怕!」

  不管瑛傑此時心裡在想我的臉有多醜,我還是放聲大哭,「你居然就這樣放我一個人在那個房間裡,我最討厭你——」

  瑛傑突然傾身將我的嘴吻住,且不僅是長吻而已,他甚至將舌頭伸進來,我一發現立刻想將他推開,卻發現自己有兩隻手的時候就推不動他了,更不論現在我只有一隻手能動,就這樣一個長吻後,他才緩緩放開我,一隻手溫柔的撫摸著我的頭,「抱歉。」

  這是我第二次聽他說抱歉,本來我打算痛罵他幹嘛突然吻我,卻因為他這句抱歉而驚呆了,尤其他那深情又帶著歉意的表情,使我震驚到說不出話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相思豆* 的頭像
相思豆*

相思豆的天空*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