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凡你、你先冷靜一點。」楊心頤從椅子上站起來,「我不是跟你客氣,我只是——」

  「妳沒有跟我客氣,那妳好好跟我解釋妳在我知道之前所做的一切是什麼?」還戴著黑框眼鏡的陳宇凡一臉怒氣,「妳沒告訴我離職了,也沒告訴我妳和同事鬧不合,妳一氣之下就離職代表受了委屈是不是?既然是又為什麼不跟我說?」

  「跟、跟你說有什麼用啊?」被罵得也很莫名奇妙的楊心頤無奈的解釋,「我只是不希望你這麼累,回來還要聽我抱怨這麼多工作上的無聊事,就像你跟我解釋工作上的事情,我也常常聽不懂一樣啊!」

  「那我跟妳分享的時候妳為什麼不說妳聽不懂,妳不要聽?」

  「因為我沒有不要聽啊,你要說我也很高興的。」

  「那妳跟我說就算我聽不懂,無法真的幫助妳什麼,可是我根本不會生氣,反而很高興妳願意跟我分享,我這樣說有沒有讓妳搞懂我在生氣什麼?」

  楊心頤知道自己理虧,只好先示弱,「好嘛,對不起啦,宇凡,我、我也不是不想告訴你我離職的事情,只是我不知道要怎麼跟你說,而且我想說我很快就能找到新工作了,結果這次不知道為什麼找這麼久,我也覺得很難過……」

  陳宇凡驚訝的看著楊心頤說著說著就哭了出來,他走過去順手抽了幾張衛生紙給她,過去他很少見她在自己面前哭,因為她自尊心高又倔降,所以她就算和他在一起,也盡量不給他帶來麻煩,就像上次她因為比較難受孕的事情,也不好意思跟他說。這次她離職,她也不想讓他知道。

  「我不會因為妳沒有工作就覺得妳這個人怎樣。」他上前去抱住她,一邊摸著她的頭,「就像妳說妳之後可能很難懷孕,我也不覺得這是問題。妳就是想太多,每次都想著不要給我帶麻煩,不要讓我覺得妳難搞,卻忘了我愛妳,根本不在乎那些事情。」

  已經默默將眼淚擦掉的楊心頤因為他這番話,哭得更加傷心了,「嗚嗚,我並沒有和那個阿傑上床……可是同事都說……是因為這樣,我才順利與對方公司合作……」

  「我知道妳沒有。」這種事情在公司鬧大,她這種脾氣又不會去解釋,當然會自動請辭。而且阿傑自從上次和他們一起去翁和瀚的別墅玩過後,就對楊心頤很有好感,自然會藉此機會多跟她接觸,他知道這種事情也不會去懷疑他們有什麼,畢竟要攻破楊心頤的心防,恐怕比登天還簡單一點而已。

  「其實我很討厭那份工作……我有時候很討厭在別人面前賣笑,我很努力……可是卻知道那根本不適合我……」

  看她又繼續哭了起來,陳宇凡低頭親了她的額心一下,「不喜歡就不要做了,不要讓自己生活的這麼勉強。」

  她一手拿著衛生紙擦眼淚,一手攬住他的腰,「可是不做我就沒有收入了……我又不知道我適合做些什麼工作……」

  陳宇凡突然想起那天和好兄弟們說過的話,『阿凡啊,女人要是沒工作,就會嫁給你了啦!』、『有時候結婚要的就只是一個動機,一個昏頭的原因!』

  「心頤,嫁給我。」

  「啊?」她顯然被嚇得不輕,直接將陳宇凡推開,「等、等等,我不是說過再等我兩年嗎?」

  「我不想等,也等不了這麼久,現在妳沒有工作,乾脆趁這個機會停下來休息一年,順便和我處理結婚的事情,這樣不是很好嗎?」

  楊心頤心頭一顫,陳宇凡的這番話說得的確很有道理,如果等之後她又找到工作,她確實會想要先衝刺工作,等新工作穩定後,再來考慮這種結婚生兒育女的事情。

  她也不是不知道陳宇凡的年薪,上個月她辭職後,曾經和朋友連續出去買醉幾天,又趁他不在家時,在房間裡放聲大哭。之後找了一個不是很明顯的機會問他到底一年賺多少錢,才有辦法一次養兩棟房外加兩台車,結果她得到對方一年薪水有七位數、且第一個數字還是三的答案後,就知道就算自己之後真的嫁給他,他也絕對養得起自己,甚至可以過不算差的日子。可是知道這件事卻對已經沒工作的她而言是二度傷害,她不希望讓他覺得自己是為了錢才跟他在一起或是嫁給他的。

  而且女人就算結婚也應該有工作,這是她媽媽一直在告訴她的。可現在偏偏是最壞的情況。

  「你有穩定的工作,有足夠的薪水可以養我,維持我的生活,我的確已經可以嫁給你了,可是我的父母呢?」她不敢讓他知道她真正的憂慮,而是轉了一個方式,「我每個月都固定給我父母一萬五的薪水,現在我沒有了工作,我——」

  「我可以代替妳給。」陳宇凡打斷她,「反正我爸比我還有錢根本也不需要我金援他,再說一萬五也不算是大數目,我不覺得這對我來說有什麼困難的。」

  「這、這樣欠你人情我……」

  「楊心頤,我們是男女朋友,妳再想那麼客套的事情我現在會馬上把妳壓到床上,讓妳明天下不了床。」

  「好、好啦。」被威脅的她縮了縮脖子。

  「所以妳決定嫁給我了?」

  「……你不會覺得現在的我是為了錢才嫁給你的吧?」

  面對她的擔心,陳宇凡直接將她,撲倒在她床鋪上,「妳明天真的不打算下床了是不是?妳愛我嗎,小清?」

  「愛啊……」

  陳宇凡生氣的看著被自己壓在身下的她,「那麼我們因為相愛結婚到底還有什麼問題?妳為什麼非得要想這麼多?妳是想惹我生氣吧?」

  「哪有……」她將頭轉開,小聲的說:「……好啦,我明天要回老家,會順便跟我爸媽說這件事的。」

  她這是同意的意思。

  陳宇凡這次直接吻上她的雙唇,甚至不給她掙脫的機會,將她給緊緊抱住。

  好不容易從他深長又充滿情慾的吻中掙脫的她趕緊求饒,「我、我那個來,別這時候……」

  「好,反正我們以後時間會很多的,老婆。」

  楊心頤被他這樣叫得有些不自在,「老實說你的求婚超爛的……」

  但是陳宇凡根本沒有注意到她說了什麼,因為他正沉浸在剛剛她終於鬆口願意嫁給他的喜悅之中,尤其他那些好兄弟們說的話果然沒錯,結婚需要的是一個動機,或是一個事件。

  她沒有了工作,又對工作感到疲倦,正是他們感情之間的轉機。

  「明天我載妳去車站,妳和妳爸媽稍微談過後,過幾天我再跟妳一起去找他們講這件事。」

  「好啦。」

  看他這麼興奮,她也不好意思繼續潑他冷水,只能歎著氣任由他將她全身上下摸遍好解除好不容易燃起的性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