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多看幾眼的公告區塊
這裡是相思豆的小說連載部落格
  1.主要創作奇幻魔幻、愛情文藝,及浪漫奇幻等故事。
  2.歡迎留言搭訕,但是入內者請注意該有的 基本禮貌

  3.作者因私事關係短時間內不會上線,即日起由Emma管理此部落格!

■部落格的連載:
 每週一、三、五  《千金革命曲》Vol.8  
  不定時更新  《請王上座》Vol.4


最後修改.2017.01.25 Emma
 

  陳宇凡結束了一天五個小時的手術回到家後,發現楊心頤已經在家了,他想也是,這陣子他在忙著進修和手術的事情,幾乎每天都是早出晚歸,幾乎有一整個月不曾和楊心頤一起好好吃頓飯了。

  他就要走過客廳時才發現楊心頤竟然沒有在房間睡覺,而是睡在客廳裡的沙發上,他走過去想要將她叫醒,才發現桌子上的蛋糕正插著三和零兩根蠟燭,他才想到今天是他的三十歲生日,兩人也在不知不覺中交往了一年半之久。

  發現蛋糕和旁邊的小禮物都是她準備的,他心裡充滿了高興,緊接著彎腰就要伸手觸碰她時,才發現在桌子的最邊邊放著一個小巧的盒子,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在意那個盒子,當他將那盒子拿起來時,裡面是空的,上頭卻寫著驗孕棒三個字。

  難道她懷孕了?陳宇凡錯愕的回想兩人上次的發生關係的日期,應該是一個月前,那次他有戴套嗎?好像因為保險套沒有了,他也就順勢進去,也沒有再跑出去買,難道是那次中的?

  還是先問問她比較準。

  「小清,小清。」他推了推她,她總算醒過來,揉著雙眼,一時間搞不清楚自己在哪裡,「……現在幾點了?」

  「已經兩點多了。」他無奈的看著她那頭亂髮和沾有口水的嘴角,「妳在這裡睡覺就算是夏天也可能會著涼。」

  「喔……啊!」看到自己面前的蛋糕她才想起什麼,「宇凡,生日快樂!」

  雖然已經過了,但是他還是笑著抱了她一下,「謝謝,過幾天我們在一起出去慶祝。」

  「好啊,你很累了吧,快去休息吧。」

  「嗯。」結果還拿著驗孕棒盒子的他完全忘了要跟她問懷孕的事情。

  接下來幾天她也沒有和他提起這件事,讓他忍不住覺得奇怪,難道她其實並沒有懷孕?

  「小清,我們也交往一年半了……」

  看著她正在洗碗的背影,坐在餐桌旁邊的陳宇凡思索著如何開口好,「我們要不要結婚?」

  楊心頤繼續沖洗著手上的碗盤,「咦?你真的想要三十歲結婚啊?」

  「我覺得這個年紀結婚很好,而且如果之後想要生小孩,也可以儘早開始。」陳宇凡也想藉此測試看看她到底有沒有懷孕,「是妳之前說過,生孩子還是等結婚過後再開始。」

  出乎他意料的是,這次她沒有直接拒絕他,而是在將洗好的碗盤一一放入烘碗機裡時說,「可是我還想繼續享受單身生活的說……」

  「妳還是不想結婚嗎?」

  「……嗯。」她將手擦乾後轉過身來正視他,「不能再等我兩年嗎?」

  陳宇凡其實是希望能在三十歲這個完美的年紀結婚的,可是楊心頤不僅無法接受,還總是一再拖延,這次還直接開口提出兩年後,他實在是無法接受,「心頤,我說過我不會結婚後逼妳一定要生孩子或是什麼,我們可以試別的方法或是去領養,所以我真的不懂妳這樣逃避的心態到底是因為什麼?」

  他直直回望著她,逼得她最後又先低下頭,躲避他的視線,「我想我只是還無法做好準備吧……」

  「準備?要做什麼準備?我爸和我哥很喜歡妳,妳家人也能接受我,過年我去妳家的時候妳爸媽也有提到結婚這件事,我不知道還有什麼需要準備的。還是妳根本就沒有那麼喜歡我?」

  「哪有!我有啊,我很喜歡你的……」

  「那妳愛我嗎?」

  「……愛啊。」儘管他換了另一個比較嚴肅的詞,她也還是正面回應他,「可是結婚這種事情畢竟還是……」

  「既然我們深愛彼此,雙方的家庭也沒有任何問題,就連妳身體的事情我也不在意,我的經濟能力也能夠負擔我們兩人未來的生活,妳到底還有什麼顧慮?」

  楊心頤咬著自己下唇,這一年半來的交往已經讓陳宇凡知道,每當她這麼做就是不想回答他的問題。

  「夠了,每次談這個話題就是會不歡而散,我真的搞不懂妳到底想要我等什麼?」陳宇凡生氣的起身,將喝完水的空杯放到架子上去晾乾,接著轉身離開。留下還是靠在洗手台旁邊的楊心頤一人盯著地面。

  「靠,阿凡你知不知道這件事啊?」

  翁和瀚一打來就讓今天下午因為和楊心頤談到結婚事情而心情特別不好的陳宇凡有些不耐煩,「什麼事情?」

  「心頤離職了。」

  「什麼?」陳宇凡立刻從沙發上彈起來,「什麼時候的事情?」

  「好像是上個月初,聽說是和同事鬧不合,後來鬧到主管那裡去,她一氣之下就離職了。她居然都沒跟我說,我還是要找她聯繫工作結果她同事告訴我的,你說扯不扯?」翁和瀚說完後又問,「咦?你們在一起還一起住,你還不知道這件事?」

  陳宇凡已經掛掉電話,將手上的書丟到沙發上,直往楊心頤的房間跑去,這次他門敲也不敲就直接打開她的房門,就看到她正雙腳捲曲窩在桌子前面的椅子上,像是在發呆又像是在想事情。

  「妳為什麼沒有跟我說?」

  楊心頤被突然闖進來的他給嚇到,「啊?說什麼?」

  「妳離職的事情。」

  想到自己居然比翁和瀚還慢知道她離職的事情就非常不高興,「我是妳男友,妳就算不想跟我結婚,好歹這種事情也讓我知道吧?」

  這樣想起來這一個多月來他們平時的餐費也都還是由她支出,她並沒有因為離職沒有收入就跟他拿錢,還幫忙付了前兩個月的帳單,想到他又更不高興,她這樣擺明是見外!

  「喔……」知道他在說什麼後,她又恢復剛剛那有些無力的模樣,「就是離職了,我想說也沒有什麼好說的啊。」

  「妳在工作上不開心為什麼也沒有跟我說?」

  「你也知道我不是很喜歡說這種事情嘛,而且都過去了啊。欸?我沒說,那你是怎麼知道的?」

  「楊心頤,妳現在這樣是在跟我客氣嗎?」

  楊心頤總算乖乖將雙腳放到地上去,看著站在門口對自己怒吼的陳宇凡,她想他這次是真的生氣了,比上次她跟朋友出去而被他警告十點之前要到家那次,還要生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WIND
  • 心頤到底怎麼了Q__Q
  • 心頤她就是太獨立了Q_Q

    小漓 於 2014/05/15 20:09 回覆

  • 茹
  • 怎麼有種憂鬱的感覺~
  • 兩人又有點小衝突了XD

    小漓 於 2014/05/15 20:13 回覆